3158首页 > 环保产品 > 噪声振动 > 施工噪音导致早产儿智障

施工噪音导致早产儿智障

2017-12-01 来源: 3158环保网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这样一起罕见的诉讼:北京市民王琪将施工单位告到了法院,要求对方赔偿巨额损失。原因是他认为这家施工单位通宵达旦在他家附近施工、噪声超标,导致了他的妻子早产和婴孩智力缺损。

施工噪音是不是真的能导致孕妇早产、婴儿受害?医学界、法律界对此案有何看法?这起特殊的诉讼事件一出现,立即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近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采访。

施工扰民噪音超标在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南里的一栋居民楼里,记者找到了王琪先生。在他家里,其妻杨梅正在床边给孩子喂药,阳台旁的一个大塑料托盘里盛满了大盒小盒的治疗脑部疾病的药品,而阳台外面就是施工现场。

记者在阳台上看到,在王琪家的北边,是一大片正在开发的居民住宅。有的已经建到一半,有的正在打地基。在这片工地的前后左右,有好几栋居民住宅楼,最近的六号、七号楼离工地只有七八米,王琪家所在的二号楼距离工地十五米。王琪说,他家住在18楼,关上窗户在屋子里说话还得大声点儿才能听得清。

王琪说,具体负责这片工地施工的单位是北京市朝阳区政府下属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自从去年3月份这里开始施工盖楼,附近的居民就倒了霉。这个工地不仅白天扰民,连晚上也干个不停。往往到了凌晨一、二点的时候,工地上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样子,混凝土搅拌机、打桩机、重型载重汽车、挖掘机等在工作时发出的噪音传出很远,简直令人无法忍受,附近的居民根本无法入睡。

王琪说,自从工地开工以来,他和当时已经怀有身孕的妻子被昼夜不停的噪音折磨得痛苦不堪。去年5月份,王琪忍无可忍找到了施工方的负责人,但没想到施工方却回答说,他们已经向距离工地七米的六、七号楼的大约二百户居民,每户每月发放了30元至60元不等的“扰民费”。并还拿出一纸盖着大红公章的文件说,他们之所以能晚上施工,是经过朝阳区建委特批的。王琪请求施工方能给他提供一间周转房或者是替他支付房租,他可以搬走。但施工方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

王琪万般无奈,只好一趟趟地找当地政府部门投诉。然都没有下文。

饱受噪音之害的不只是王琪一家,有很多居民都曾到工地抗议,并向有关部门投诉。

王琪的家很小,因为经济困难没有装空调。夏天屋里关上窗户后,又闷又热,王琪的妻子经常感到缺氧,呼吸不畅。更让人气愤的是,工地上的几辆巨型运输车,在夜里频繁出进,司机毫无顾忌、长时间地按喇叭叫门。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王琪妻子的身体和情绪都很受影响,经常烦躁不安,甚至生气地哭泣、大叫。

为了拿出有效的证据,王琪自费请朝阳区环保局监测站到他家做噪音监测。结果,现场监测分析报告显示:受施工现场的影响,王琪家所在的2号楼噪声的最高值为70.5 分贝,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55分贝。

婴儿“智障”

诉讼索赔去年秋天,施工方因赶工期,又加快了工程进度,一天24小时几乎连着干。去年9月13日,整夜都无法入睡的王琪妻子忽然大汗淋漓、痛苦地呻吟起来。王琪赶紧送妻子到医院,医生检查发现胎儿在宫内发育窘迫,随时都会有胎死腹中的危险,数天后医院只好冒险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

王琪的女儿王洋提前一个月出生了。因为早产,发育不良,王洋的体重只有1550 克,较足月孩子的体重要轻一倍。20多天后,婴儿身体状况已趋稳定,可以回家了。出院时,医院对新生儿的全身检查和疾病筛查都显示:除了体重较轻,王洋的体格发育和智力情况各方面一切指标正常。

但是,回家后的第三天晚上,正在睡梦中的王洋被楼下工地发出的巨大噪音惊醒,从此开始不好好睡觉,每晚哭闹不止。两个月过去了,孩子还是不能正常睡觉,且总是一惊一咋的,王琪觉得不对劲,于是抱着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北京市儿童医院的CT检查报告单显示,王洋的“双额、枕叶脑白质密度略低”,这种迹象就是平常所说的“智障”。在医院出具的一份智力测验报告单上,王洋的智力水平评分为66.8 分,属于轻度智力缺损。

王琪夫妇傻眼了。联想到妻子在怀孕期间和孩子出生后长时间受噪音的侵害,王琪很自然地认为孩子的早产和智力缺损肯定与受噪音的刺激有关。为了证实自己的这个想法,王琪查阅了各种医书求证,果然发现:高噪音确实可以对孕妇和婴儿产生不良影响!

2003 年1月14日,王琪和妻子杨梅以生存权利受侵犯为由,作为女儿的代理人,一纸诉状将噪音的制造者———房地产开发商和施工方告上了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及精神损失费计约100 万元,并尽快为原告提供能够使婴儿健康成长、安静休息的周转房一套。

王琪说,获悉他打官司后,八里庄南里近200 户居民都举双手赞成,并捐款6000 多元,以资助王洋治病及支持他诉讼。

是否侵权有待判决记者随后采访了本案的被告一方。北京京朝房地产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他们夜间施工噪音的确超标,但夜间施工是出于混凝土工艺角度的要求,必须一直连着干下来,而且夜间施工已经分别在去年两次获得了有关部门的审批,拿到了准许夜间施工的《审批表》

另外,对于给附近居民造成的影响,公司也和八里庄社区居委会签订了协议,给居民发放了一直到2003年5月31日的施工扰民费。仅此一项,公司就多支出约18万元的资金。王琪本人也领到了这笔“扰民费”。但他后来又要求解决一间周转安置房,这个要求我们没有答应。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王琪一家的事情比较特殊,如果王琪有直接的能被法院认可的医疗鉴定佐证,证明孩子出现的问题的确是由于施工噪音造成的,那么公司愿意按照法院的判决给予赔偿。

原告代理人、北京市天恒心律师事务所的任志军律师认为,此案的焦点是一个证据的问题,即“噪音是否是造成婴孩智力缺损的直接原因”。将来法院对此案件的审理,也会围绕这个焦点问题进行。此案适合于最高人民法院2002 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举证倒置”的新的规定。按照这个原则,将来在诉讼时,只要被告拿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就会被法院判为败诉。

目前,原告已经向法院申请了对受害婴儿王洋进行医疗鉴定,待结果出来后,法院会适时开庭审理此案。

热门推荐

相关项目

关于我们 | 旗下业务 | 品牌优势 | 服务介绍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项目更新 | 查看留言